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无敌猪哥报图库 >

高盛的胜利

发布日期:2022-08-03 16:13   来源:未知   阅读:

  从外面看,证交会高盛针锋相对,双方的律师打渔杀家,刀光剑影,有许多优美的亮相造型。其实,对局中人来说,和解协议只不过是又一笔交易而已

  2010年7月15日,金融衍生产品“算盘”欺诈案有了结果,证交会与高盛达成和解高盛拿出5.50亿美元缴纳罚款和赔偿投资人,而证交会则不再追究高盛的责任。

  高盛欺诈案和解本在许多人的预料之中,但罚款和赔款金额之小,却是很多人没有料到的。2009年高盛一年的利润是133.9亿美元。很多人原本以为,罚款金额和赔偿金额加在一起,至少应在10亿美元以上。

  和解对高盛是个利好消息,但高盛比较低调,只说“对于我们公司,这一和解是正确结果”。

  与高盛的低调相反,证交会使劲给自己鼓掌,把和解渲染成为证券监管史上的一次伟大胜利。

  的确,5.50亿美元是证交会成立以来的最高罚款金额。议员卡尔刘易斯更表示,高盛承认自己有过错,其本身就是重大胜利。以往与证交会和解时,华尔街银行通常只是交罚款了事,并不承认自己有过错认错之后就有可能诉讼缠身,赔钱的投资人会趁虚而入,一拥而上,有理、无理三分理。

  证交会果真大获全胜了吗?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和解书中高盛是这样表示的:

  算盘2007-AG1交易的促销材料中有不完整信息。尤其是,其中有一个错误:促销材料指出,有关组合是由ACA Management LLC所“挑选”的,但没有披露保尔森公司在组合挑选中的作用,没有披露保尔森的经济利益与CDO投资者的利益不符。对于促销材料没有包含相关披露,高盛表示遗憾。“完整信息”是关键词。“完整”两字避实就虚,避重就轻,化解了“欺诈”的指控。高盛不会承认对其的“欺诈”指控。“错误”更是一种轻描淡写的说法,英文中的“错误”相当于我们所说的“说了违心的话,做了违心的事”,甚至比这个还要轻。“挑选”一词也很有考究。2007年高盛推出金融创新产品Abacus 2007-AC1。对冲基金大枭约翰保尔森既参加了产品“挑选”,又是产品的交易方,但该信息并没有披露给该产品的交易对方。按照原先的说法,保尔森参与产品的“设计”,有主观故意,所以证交会告了一个欺诈。“挑选”与“设计”两词差别很大。“设计”是主动的行为,是出谋划策,而“挑选”则很可能是一种被动的行为,是高盛拿出产品来让保尔森过目挑选,有什么不对吗?

  和解谈判是幕后讨价还价,一方漫天要价,另一方就地杀价。证交会与高盛达成和解之前,许多人猜测,作为其条件之一,证交会有可能要求高盛现任领导布兰克费恩退位。果真如此,高盛会受到削弱。

  领袖的地位是在实践中打出来的。电影《教父》中,老教父死后,新教父大开杀戒。老教父生前没有大开杀戒固然是为了恪守诺言:他生前曾经向仇家保证永不报复。但更重要的是,老教父要给他儿子一个机会,让儿子通过杀人立威。

  杀人是树立权威的快捷方式,但杀人也需要时间。而华尔街银行的领导要在美国乃至在全世界树立权威,更需要假以时日。好在和解并没有要求高盛的领导换马。

  2010年4月16日,起诉高盛欺诈之初,证交会气势汹汹,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但很多人早就放出话来,证交会起诉高盛证据不足,如果欺诈起诉通过法庭审判解决,证交会很可能败北。也有人说,证交会本来就是虚晃一枪,以起诉欺诈为筹码,逼迫高盛不要干扰金融监管改革立法的工作。

  证交会与高盛达成了和解协议,但还要经过法官批准,具体说是要经过芭芭拉琼斯法官批准。琼斯法官是克林顿总统在台上时提名的法官。有背景的法官对华尔街大多要求比较严格。当初证交会和美国银行达成和解,就被法官拦了一次自然是有背景的法官。

  从法理上说,民事和解是一个撤诉问题。既然双方愿意和解,法官怎好坚持不同意?难道非要双方往死里打?

  证交会的领导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也想点到为止,见好就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监管者和被监管者都是资本市场的打鱼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证交会和高盛的和解谈判由格雷戈里帕姆与罗伯特库兹阿米主谈,两人分别为高盛的首席律师和证交会执法部主任。而出任证交会执法部主任之前,库兹阿米是德意志银行的首席法律顾问。证交会执法部的另一位前主任斯蒂芬卡特勒离职后担任了摩根大通的首席法律顾问。有了这种同行之间的近邻关系和时常转换角色的关系,虽说是各为其主,但总要手下留情为好。

  从外面看,证交会与高盛针锋相对,双方的律师打渔杀家,刀光剑影,有许多优美的亮相造型。其实,对局中人来说,和解协议只不过是又一笔交易而已。“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资本市场的监管就有这种诗意,资本市场的监管就有这种迷茫。

  按照和解协议,高盛退出1500万美元的利润,另拿出2.5亿美元赔偿交易的损失方,IKB Deutsche Indriebank得1.5亿美元,苏格兰皇家银行得1亿美元。其余的钱上交美国财政部(也就是上交国库)。

  苏格兰皇家银行和 IKB Deutsche Indriebank都是不小的金融机构。他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即便是“上当受骗”,也可以自己通过调解、仲裁或诉讼解决争议,何劳证交会代劳?证交会保护这样的投资者,实在没有必要。

  金融机构之间看似荒诞的交易,自有其奥妙。许多经办人员就是靠这类交易拿回扣、拿奖金的。真正的问题在于,金融机构之间豪赌伤及无辜,最后让纳税人破财埋单。但这个理由却又与高盛欺诈案的案由无关。

  和解协议还留下一个尾巴,欺诈案中唯一被起诉的个人法布里斯图尔并没有被包括在和解之中,证交会还要追究其责任。

  图尔这个人害苦了高盛,如果不是他乱发邮件,道破创新产品“算盘”的天机,证交会本来拿不到什么过硬的证据。员工怎么能够乱发邮件,向外人乱说自己公司的产品?高盛的前领导保尔森就非常注意保密,主要是通过手机联系工作,几乎不用电子邮件。

  但图尔本人的前途倒不会受太大的损失。图尔是欧洲人,已经有人建议,欧洲应该到华尔街人才抄底,把图尔先生请回欧洲传经送宝。